雀跃的霓虹

之前的一组图

“只有蓝色在明天得梦里醒来。”

前段时间画的一组图。

尼采把日神冲动和酒神冲动看作艺术的两种根源把“梦”和“醉”看作审美的两种基本状态。他强调,日神精神和酒神精神都植根于人的深层本能,其区别仅仅在于,前者是用美的面纱来遮盖人生的悲剧面目,使人沉湎于梦幻中;后者却是一种痛苦与狂喜交织的癫狂状态,使人在极度的情绪放纵中来揭开人生的悲剧面目。

我断网了。。。为啥从来没人跟我互动过。好伤心⊙﹏⊙

“孤独及其所创造的”

“被困在这玄武湖上无意识的旋转。”